发新话题
打印

世界因它更美丽——中国野生地被植物一瞥

世界因它更美丽——中国野生地被植物一瞥

本文已刊发在2011年2月出版的《园林》杂志(总第226期)

撰文、摄影:周小林


(图1 中华绣线梅)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乡土地被植物资源,欧美对中国的地被植物资源的利用远远地走在我们的前面,用丰富的地被植物来美化我们的祖国应成为我们园林工作的新方向。


(图2 千屈菜)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乡土地被植物资源
       中国是全球景观类型、生态系统类型和生物物种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在植物方面,中国有高等植物30000多种,约占全球总数的10%左右。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不仅保存有大量古老的生物类群,而且演化了众多新的物种,是全球原生生态系统保留最完好、自然垂直带最完整以及全球温带生态系统最具代表性的地区。这里既是全球生物多样性宝库,又是全球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


(图3 绣球藤)

      中国的乡土地被植物资源异常丰富,品种多达数千种。乡土地被植物的热带、亚热带性质非常明显,特别突出的是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温带成分。矮生灌木类地被植物,如杜鹃花、火棘、金露梅、金丝梅、毛叶蔷薇、平枝栒子、栀子花、皱叶醉鱼草、大叶醉鱼草、枸杞、臭牡丹、棣棠花等;草本类地被植物,如长葶鸢尾、倒提壶、微孔草、康定点地梅、狼毒、柳兰、马蹄黄、三叶草、毛叶藜芦、麦冬、玉簪、萱草等;矮生竹类地被植物,如爬竹、凤尾竹、鹅毛竹、阔叶箬竹、贵州悬竹等;藤本及攀援地被植物,如中华绣线梅、绣球藤、常春藤、粉红溲疏、爬山虎、金银花、扶芳藤等;蕨类地被植物,如凤尾蕨、水龙骨等;水生耐湿地被植物,如千屈菜、慈姑、菖蒲等;耐盐碱地被植物,如川甘亚菊、蔓荆、珊瑚菜和牛蒡等都是中国极具观赏价值的乡土地被植物。


(图4 紫丁杜鹃)

欧美对中国的地被植物资源的利用远远地走在我们的前面
       中国丰富的乡土地被植物资源,在距今200多年以前,它就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就现在我们收集的资料来看,最初进入中国以生物资源考察、研究、采集的欧洲人主要以传教士为主,比如发现大熊猫和珙桐的阿尔芒•戴维(中文名:谭微道),他开启了欧洲人对中国西南地区丰富生物资源的兴趣。他是一位非常热爱科学的传教士,在他的眼里,越了解自然才能越接近上帝。来华期间,他采集了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并将分布于北京、承德、四川、福建等地的多种绣线菊、锦鸡儿、黄刺玫、鸢尾、杜鹃、报春、猫儿刺、大叶铁线莲、柳叶栒子等地被植物引入欧洲栽培。


(图5 皱叶醉鱼草)

       于是,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50年代这一百多年来,欧美先行者们纷纷涌向中国,各自从专业的角度展开了针对横断山域地区的民俗学、建筑学、生物学等各方面的调查研究,留下了大量的宝贵的文字和图片记录,他们费尽心思,历经波折,不远万里地将中国大量的高山野生花卉和丰富的地被植物引种回欧美。他们对中国植物的兴趣、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超乎人们的想象,他们在开发利用中国的植物资源方面已经远远地走到我们的前面了。


(图6 臭牡丹)

       英国植物采集家罗伯特•福琼为英国皇家园艺协会运回了190种观赏植物;威尔逊四次深入中国内地收集植物,直接或间接从中国引进1000多种植物到西方栽培;福雷斯特前后共采集约3万多份干制标本,并发现309种杜鹃,其中又有250多种杜鹃花新种;法国传教士赖神甫送回法国的植物标本多达4000余种、共计20余号万;奥地利的韩马迪带回的植物标本达13000多号……他们宛如发现了一个植物新大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不仅仅是中央花园,更是世界园林之母、世界的花卉王国。


(图7 狼毒)

       这些植物猎人将无数让人欣喜万分的中国珍稀花卉和适应性强、观赏价值极高的地被植物带回国内,在欧美引起轰动。一方面这些新物种的发现和引种无疑促进了世界生物学的发展,另一方面在他们引种的植物中大部分都是异常美丽的观赏花卉和适应欧美地区生长的地被植物,甚至也可以说是他们把中国的名花传播到了世界各地,这直接促进了世界各国园林艺术的发展,从而美化了人们的生活环境,促进了整个欧美地区环境的改善。


(图8 康定点地梅)


(图9 平枝栒子)

用丰富的地被植物来美化我们的祖国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文化灿烂的国家,但是一直没有成为一个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大国,而仅仅是一个有着区域影响力的国家。汉语没有成为世界流行语言,我们的琵琶、古筝也没有像吉他和小提琴那样成为世界流行的乐器(虽然它们都同样曾经是一种区域性的乐器)。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对世界最大的影响究竟是什么呢?最终,我结合在祖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考察得出结论,认为中国对世界最大的影响,就是这些源自于中国、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的迷人的乡土野生植物。也就是说,正是这些源于遥远中国的美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丽,改变和影响了世界现代文明的进程,这或许也是中国对世界最大的影响之一。


(图10  英国博德内特花园Bodnant Garden引种的中国野生地被植物)


(图11  英国博德内特花园Bodnant Garden引种的中国野生地被植物)

       或许我们很难想象,全球销量最大的鲜切花中的菊花、玫瑰、百合等很多品种都源于我国,那些装点着诸如英国爱丁堡植物园、邱园、法国凡尔赛宫、奥地利美景宫、美国华盛顿国家树木园、长木花园、加拿大宝翠花园、德国波茨坦无忧宫、俄罗斯叶卡琳娜皇宫等世界著名园林的高山杜鹃、山茶、木兰、百合花以及数不胜数的地被植物多引种自中国……这些深藏在中国各地的美丽花卉和丰富的地被植物跨越重洋,绽放在异国他乡。人对美的感受是很本能、也是很普遍的,这种感受不需要“翻译”,即便地域、民族、文化不同,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遗憾的是,当这些源自中国的美丽,在世界各地打动着当地人,美化着他们的生活时,我们中国人自身对它们的了解和关注却不够。我国著名的花卉专家陈俊愉院士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我们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世界花卉王国,不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戴的桂冠,而是得到了世界的认同,但现在中国这个世界园林的“妈妈”老了,“子孙”倒是在世界大放异彩。”


(图12  英国萨维尔花园Savill Garden引种的中国野生地被植物)



(图13  加拿大布查特花园Butchart Gardens引种的中国野生地被植物)

       这一点真的让人想起来就觉得很遗憾。我们生活在拥有如此众多美丽资源的土地上,却很少真正懂得去欣赏和利用这些资源。所以,只有更多的人了解、关注并合理有效地创新利用这些“美丽”,才能增强我们自身的民族自豪感,提高人们的审美和文化素养,从而促进中国在世界竞争中的软实力的提升。
       我希望“用丰富的地被植物来美化我们的祖国”不仅仅是一句空话,而它更应成为我们园林工作的新方向。

TOP

发新话题